快喵短视频红包版

..co,最快更新帝后世无双最新章节!

人群里,有人看到了被带走的云迟一行人,也不由叹息。

“这姑娘的易容本事倒是挺好的,只不过那是贪颜蛇,估计还被喂了不少邪门玩意,易容得再厉害也骗不过这条蛇。”一个妇人说道。

如果云迟这个时候看到了这个妇人,就会发现,这也是她之前在四空城酒楼里看到的那个妇人。在她的旁边,也还是跟着那两个男人。

三人都是四五十岁的年纪,但是当时云迟就看到了他们的太阳穴都是鼓鼓的,看着修为极高。

在虚茫,虽然大宗师的人数多了,帝尊也不算很少,但是四五十岁就已经上帝尊的还真的极少见。

——当然,晋苍陵云迟除外。

就连骨影,那也都是因为有几次三番得以云迟的手段相助,才能够一再破阶成为帝尊。

此事是没有传出去,要是传出去天下人知道了,估计云迟会有另一种名声。

有这样的手段助高手破阶,那她绝对会成为让人争抢的宝贝啊。

“我反正是挺讨厌这种蛇的,希望那姑娘把蛇捏死,否则,接下来她还有得罪受。”那个手指上戴着玄玉扳指的男人说道。

刚才看着那蛇,他就觉得浑身都不自在。

花开芳菲纯净白纱极致迷人

妇人笑着摇了摇头,说道:“那要去帮帮那姑娘吗?”

“咱们本来不就是来查安勤王府的那些丹药的吗?反正也是顺便,就跟上去看看。”男人说道。

另外一个男人却是若有所思,“我倒是觉得,那姑娘应该不需要我们帮忙,而且,说不定她还能帮我们把那些丹药弄清楚。”

“那我们也得跟上去看看。”

“走吧。”

三人出了人群。

云迟并不知道还有人想要帮自己。

到了安勤侯府,她站住了,打量着这座金碧辉煌的府第,也看到了门房震惊的神情,她微一笑,晃了晃手里那条小绿蛇。

小绿蛇的尾巴又徒劳地卷了卷,依然没能卷上她的手臂,于是又垂着装死了。

杨世子看在眼里,心里的狠意又涌上来几分。

可不是这个女人竟然被贪颜蛇看中了他就马上让人把她丢给府里几十家丁玩!

他也不想想,要不是这贪颜蛇,他也不会拦下云迟的马车。

这个时候云迟也不惹事,早就已经出了城,安安静静往皇城赶去了。

自个儿招惹上人家,这个时候却来怨恨她虐了他的宠物,也真是够贱。

杨世子这个时候他不知道他到底招惹了什么人,会发生什么事,满脑子里想的都是要如何折腾云迟。

可是,在折腾对方之前,总要先验证一下她的姿色。

贪颜蛇虽然不会出错,但是没有亲眼见到还是不行。再说,他们也是要给这些女人划分等级的,是一等颜,还是二等三等,要放在哪个点上用,这些都是不能随便乱来的。

“来人,带她到断春阁去,给她把脸上乱七八糟的东西洗干净。”杨世子一招手,二十来个配剑的家丁便围了上来。

大有一种云迟要是不听话要反抗就直接将她围杀了的架势。

他们怎样云迟这个时候根本就不想就这么走了,所以她配合得很。

只是,那么一座小院子叫断春阁,这名字就让人觉得心里有点儿发寒。

侍琴和侍画是紧紧地跟在云迟身边的,看到院门上红色的三个字时,两人都有些瑟瑟。

她们同时想起了之前刘顺所说的那个传言。

这侯府难道真的是在干那种伤天害理的事?这里叫断春阁,难道真的害了很多的美人?

踏进断春阁的时候她们就越发觉得后背有丝丝发凉的。

这自然是心理作用。

他们进来之后,门外有多人守着。

四个婢女带着云迟往一个浴池走去,其中一个婢女拿来了一只竹藤编的盒子,里面还铺着些柔软的丝绸和几颗宝珠。

“世子请姑娘将小宝放到藤篮里,这是小宝的窝。姑娘一直抓着它万一不小心伤了小宝,世子不会放过姑娘的。”

不会放过她?

说得她像会放过他似的。

不过,云迟其实也很不喜欢这种软体的动物,一直抓着这么一条小绿蛇,她的心里也有些不适感,所以她根本没有拒绝,直接就把这条小绿蛇给丢进了那只藤篮里。

然后在那条小蛇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她立即就啪地一声把盖子合上了,然后顺手就从婢女的头上拔下了一根银簪,快速地一插,将盒子给锁上。

“侍琴,给这位姑娘一颗金豆子,就当买下她这根簪子了。”

婢女的发簪只是银制的,在虚茫这里,银制的首饰十分廉价,也只有婢女才会佩戴了。

一颗金豆可以买下三四支这样的发簪。

侍琴应了一声是,拿了一颗金豆子塞在了那个侍女的手里。

云迟便把那只藤盒拿出去,给了守在浴池外面的木野。

“看好这条蛇。”

木野抱住那只藤篮,用力点了点头。

“姑娘放心。”

他对于他们现在被带到侯府来一点儿都不担心,小小一个侯府,还敢把他们家姑娘怎么着不成?

估计是活得不耐烦了吧。

“姑娘,请更衣。”

送过金豆子的奴婢看了云迟一眼,有点儿担心的样子,可她应该不是负责这边的,送来了藤篮之后就退出去了。

但是那四个要服侍她更衣沐浴的婢女却是面无表情,动作也一点儿都不轻,伸手就要来扯她的衣服。

“仔细们的手。”

云迟冷冷的说了一句,袖子一拂,四名婢女便被她点了穴。

“我自己来。”

侍琴侍画赶紧过来帮忙。

那四名婢女只能站在那里背对着浴池,并没有听到水声。

云迟根本不会在这样的地方下不知道有什么人泡过的池子,所以只是侍琴侍画替她盛来清水,洗尽了脸上的易容,重新梳了发,淡淡扫了妆。

既然要进来闹事了,她也不介意以真面目示人,并且还画了眉勾了眼尾,抿了口脂。

她在无穷里拿出了一套华丽精致的首饰戴上。

“姑娘,要下池沐浴,把易容粉尽粉洗净。”背对着她们的婢女还是出了声,“那里有一套衣裙,姑娘不必介意,是新衣,请换上,这是世子之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