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蝴蝶标志的视频软件

   ;r /

   火红的太阳,徐徐的爬上高空,清晨的薄雾也渐渐地散去。;r /

   ;r /

   一个背负着巨尺的少年,一步一个脚印,不急不缓,从帝都中走出,朝着不远处的云岚山走去。;r /

   ;r /

   一路走来,少年的气势越发的平稳,虽然举止怪异,但却没有几个行人敢正眼看他的!;r /

   ;r /

   一直到了云岚宗的山脚之下,少年总算是控制住了自身的气势,稳固了昨天刚突破的大斗师境界。;r /

   ;r /

   少年正是萧炎。;r /

   ;r /

   三年之前,与纳兰嫣然立约,今日赴约而来!;r /

   氧气女神肤如白雪清纯唯美外拍

   ;r /

   不过是三年的时间,从一个普通人,突破到了大斗师,一路跨越了斗者、斗师两大境界。;r /

   ;r /

   萧炎志得意满,只觉得这场三年之约是赢定了。;r /

   ;r /

   就算纳兰嫣然是云岚宗的少宗主,就算纳兰嫣然有着云岚宗的帮助,就算纳兰嫣然天赋好,也不如自己有一个老爷爷。;r /

   ;r /

   老爷爷超级厉害。;r /

   ;r /

   不仅懂得炼制丹药,还懂得指导学生。;r /

   ;r /

   在老爷爷的帮助之下,不过三年时间,就已经突破到了大斗师境界,纳兰嫣然她能行吗?;r /

   ;r /

   或许,在云岚宗的帮助之下,纳兰嫣然也能突破到大斗师境界,但她绝对不是自己的对手。;r /

   ;r /

   因为,在不久之前,自己可是创造出一式非常恐怖的斗技,非斗皇之上不可匹敌!;r /

   ;r /

   打不过就放大招。;r /

   ;r /

   当然。;r /

   ;r /

   这是最后的手段。;r /

   ;r /

   不一定能用的出来。;r /

   ;r /

   说不定,不用大招,我也能打赢。;r /

   ;r /

   萧炎站在云岚宗的山脚之下,抬头眺望云岚山巅,视线仿佛穿透无尽阻碍,最终落在那山顶之上盘坐的女子身上。;r /

   ;r /

   “纳兰嫣然,我来了。”;r /

   ;r /

   萧炎嘴巴微动,眸子里精光一闪即逝,脸上没有一丝表情,缓缓地朝着云岚山巅走去。

   ;r /

   ;r /

   与此同时,云岚山巅。;r /

   ;r /

   云雾缭绕所处,是云岚宗的山门。;r /

   ;r /

   山门前的大广场里的某个石阶上,纳兰嫣然闭目养神,坐等萧炎的到来。;r /

   ;r /

   而在大广场周围,则是站了数千云岚宗的弟子,一个个都沉默不语,肃杀气氛蔓延开来。;r /

   ;r /

   大广场之上的位置,则是数十个上了年纪的人,是云岚宗的长老。;r /

   ;r /

   时间缓缓地流逝。;r /

   ;r /

   观战的人,也纷纷入场。;r /

   ;r /

   苏昊他们早就选好了位置,提前入场等待,而在等待期间,也开始聊了起来。;r /

   ;r /

   “话说魂星孟那小子跑去哪里了?”王舞左右瞅了瞅,没有看到魂星孟,不由开口问道“你们又看到过他吗?”;r /

   ;r /

   “他昨天就没回来,估计是回老家参观了。”苏昊说道。;r /

   ;r /

   “是这样吗?”王舞不相信地问道。;r /

   ;r /

   “是与不是,等他回来后就知道了。”苏昊说着,特意瞅了王舞一眼“你该开直播了。”;r /

   ;r /

   王舞不解的问道“为什么是我开直播?”;r /

   ;r /

   苏昊理所当然地说道“你要去当裁判,你不开直播,难道让我开直播?我这边的视角可没有你的好。”;r /

   ;r /

   王舞怀疑地问道“真的吗?”;r /

   ;r /

   苏昊说道“我骗你有什么好处?”;r /

   ;r /

   王舞摩挲着下巴,眼睛望天,沉思了片刻,然后开口说道“可能是你嫌麻烦。”;r /

   ;r /

   “……”;r /

   ;r /

   苏昊无语地看着王舞,一句话都不想说,真是低估这个没节操家伙的智商了。;r /

   ;r /

   总以为她是智商高,却没节操,现在看来她是没节操,智商也不怎么高。;r /

   ;r /

   从前都是我看错了。;r /

   ;r /

   果然!;r /

   ;r /

   人不可貌相啊。;r /

   ;r /

   “群主,你的眼神有点怪,是不是在心里说我的坏话?”王舞感知敏锐,皱了皱眉头,审视着苏昊。;r /

   ;r /

   “没有的事。”苏昊义正言辞地说道“看看我这天真的脸,我保证没有说你的坏话,绝对没有。”;r /

   ;r /

   是呀。;r /

   ;r /

   我是没说你的坏话,我只是在心里想想而已。;r /

   ;r /

   嘿嘿。;r /

   ;r /

   王舞默默地盯着苏昊看了一会儿,然后微笑着说道“群主,我就相信你这一次了。”;r /

   ;r /

   苏昊闻言,彻底松了口气。;r /

   ;r /

   正好。;r /

   ;r /

   这个时候。;r /

   ;r /

   萧炎也爬了上来。;r /

   ;r /

   磨蹭了这么长时间,萧炎总算爬上了云岚山,放眼望去,好家伙,一千多号的云岚宗弟子,都虎视眈眈的看着他。;r /

   ;r /

   这是要做什么?;r /

   ;r /

   哼哼,我跟你们说哦,我萧炎不是吓大的,不就一千来个人吗?;r /

   ;r /

   我不怕你们!;r /

   ;r /

   萧炎无视了那一千多号的云岚宗弟子,目光落在了盘膝而坐的纳兰嫣然的身上。;r /

   ;r /

   这一刻,仿佛心有灵犀一般,纳兰嫣然睁开双眼,精光自眼中一闪而过,与萧炎的目光对上!;r /

   ;r /

   四目相待。;r /

   ;r /

   不是柔情似水,也不是激情四射,有的只是冷漠,有的只是漠然,有的只是无情……;r /

   ;r /

   “萧家,萧炎!”;r /

   ;r /

   萧炎淡淡的开口说道。;r /

   ;r /

   这个萧炎与聊天群里的那个不痛,长相不一样,性格也不一样,看起来更加像是斗气大陆的土著。;r /

   ;r /

   “纳兰家,纳兰嫣然!”;r /

   ;r /

   纳兰嫣然缓缓地站了起来,娇躯犹如一朵挺拔的傲骨雪莲,声音平静地说道。;r /

   ;r /

   在萧炎到来之后,原本不时吹拂的冷风,顿时消失了,肃杀的气氛为之凝固!;r /

   ;r /

   “王舞,轮到你上场了。”苏昊催促道。;r /

   ;r /

   “群主,你不用说,我都知道的,是时候让你们看看真正的裁判是怎么样的了?”王舞得意地笑道。;r /

   ;r /

   “王舞姐姐,你要去当裁判吗?”涂山苏苏瞪大了萌萌哒的大眼睛,抬头看着王舞问道。;r /

   ;r /

   “对。”王舞点了点头,在前往大广场的路上,特意绕道走到涂山苏苏的面前,伸手揉了揉涂山苏苏的脑袋“苏苏呀,姐姐我去当裁判,我家嘤嘤就交给你来照顾了。”;r /

   ;r /

   “王舞姐姐,你放心好了,苏苏会照顾好嘤嘤妹妹的,还有青山弟弟。”涂山苏苏保证道。;r /

   ;r /

   拜托了,苏苏姐,是我照顾你好伐?;r /

   ;r /

   韩嘤嘤不免伸手拍了拍额头,只觉得自家师父所托非人。;r /

   ;r /

   别看涂山苏苏比她大,但就是个小迷糊,记性也不怎么好,经常丢三落四的……;r /

   ;r /

   这到底是谁在照顾谁呀?;r /

   ;r /

   再就是小青山。;r /

   ;r /

   不大的孩子,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看着就令人心痛,孩子嘛,就要有个孩子的样子。;r /

   ;r /

   “……”;r /

   ;r /

   滕青山突然觉得后背发凉,总觉得有种不详的预感,到底是什么,他又不清楚。;r /

   ;r /

   或许,这次就不该跟群主来所谓的异世界。;r /

   ;r /

   要来异世界参观,也得等自己长大了。;r /

   ;r /

   嗯。;r /

   ;r /

   这次之后,除非长大了,否则的话,绝对不去异世界参观了,一点意思都没有,好无聊呀,还不如在腾家庄有意思。;r /

   ;r /

   话说,这场打斗到底开不开始呢?;r /

   ;r /

   那俩人傻站着半天了,感觉怪怪的,这么严肃的比武,怎么觉得我们来了后会往某个不可预料的方向发展呢?;r /

   ;r /

   王舞很快走到了高台上,目光在萧炎和纳兰嫣然两人身上看了看,然后笑着说道“我是本次三年之约的裁判,此次比试,意在切磋,点到为……”;r /

   ;r /

   “生死,各安天命!”;r /

   ;r /

   萧炎突然开口,打断了王舞要说的话。;r /

   ;r /

   这话说出来后,吸引了各方目光,不管是云岚宗弟子,还是前来观战的人。;r /

   ;r /

   纳兰嫣然可是云岚宗的弟子,萧炎居然敢跟她说“生死,各安天命”这种话,要是纳兰嫣然动手把他给杀了,岂不是连喊冤的地方都没有?;r /

   ;r /

   又或者是萧炎觉得自己实力高强,能把纳兰嫣然给杀了?;r /

   ;r /

   不管怎么看,这场比试是越来越有意思了。;r /

   ;r /

   “你确定要生死各安天命?”王舞看了萧炎一眼,还没等纳兰嫣然开口答应,她就先开口问道“小家伙,小命只有一条,你就这么不珍惜?”;r /

   ;r /

   “萧炎,我答应你了。”纳兰嫣然说道。;r /

   ;r /

   “嫣然啊,你这就是在胡闹,不能因为人家是来退婚的,你就想要趁机干掉他,这样做是不对的,我不赞同这点哦。”王舞微笑着说道。;r /

   ;r /

   “……”;r /

   ;r /

   纳兰嫣然无语地看着王舞。;r /

   ;r /

   大姐啊,你到底是来帮谁的?;r /

   ;r /

   我也没说要趁机干掉萧炎的话,你怎么能抹黑我呢?;r /

   ;r /

   “前辈,多谢你的好意,如果纳兰嫣然能杀了我,是我学艺不精。”萧炎看着王舞说道。;r /

   ;r /

   “哼,萧炎,我不会杀你的。”纳兰嫣然冷哼道。;r /

   ;r /

   “我也不会杀你的,我要的是打败你,让你亲自向我道歉。”萧炎说道。;r /

   ;r /

   “萧炎,我是不会输给你的。”纳兰嫣然深吸了口气,然后看着萧炎说道。;r /

   ;r /

   “我也不会输给你的。”萧炎咬牙道。;r /

   ;r /

   这一黑一白的少男少女,正在针锋相对,在没有开打之前,就开始了言语上的交锋,仿佛口头上占了便宜,也是一场极大的胜利。;r /

   ;r /

   “好了,你们开始吧,在遇到生命危险的时候,我会强行制止这场比试的。”;r /

   ;r /

   王舞说着,退出了高台,将场地留给了萧炎和纳兰嫣然,而她则是默默地关注着两人,似乎真的打算在两人遇到生命危险的时候去制止这场比试。;r /

   ;r /

   这么看来的话,还真是一个尽职尽责的好裁判。;r /

   ;r /

   但熟悉王舞的人,都能看得出来,这个没节操的家伙要开始搞事了,而在这场比试之中,没什么能比吹黑哨更好的了。;r /

   ;r /

   观战席上。;r /

   ;r /

   聊天群的人紧张的看着即将开始的比试。;r /

   ;r /

   “嘤嘤啊,你觉得你师父会吹黑哨吗?”苏昊瞅了韩嘤嘤一眼,然后微笑着问道。;r /

   ;r /

   “群主,不要这么说师父,她是好人,不会吹黑哨的。”韩嘤嘤连忙反驳。;r /

   ;r /

   “苏苏,你觉得呢?”苏昊又看向涂山苏苏。;r /

   ;r /

   “群主哥哥,苏苏也觉得王舞姐姐不会吹黑哨的。”涂山苏苏说道。;r /

   ;r /

   “苏苏,为什么你叫群主哥哥,却要叫我青山弟弟?”滕青山有点不爽的问道。;r /

   ;r /

   “青山弟弟,你这么小,不叫你弟弟,又该叫你什么?至于群主哥哥,他就是群主哥哥呀。”涂山苏苏说道。;r /

   ;r /

   “……”;r /

   ;r /

   滕青山更加的郁闷了。;r /

   ;r /

   灰太狼和汤姆猫不发表意见,他们俩昨天忙活了好久,现在都没有回过神来。;r /

   ;r /

   在他们的努力之下,黑科技道具终于诞生了。;r /

   ;r /

   但纳兰嫣然却都不喜欢,实在是他们制作的黑科技道具太傻大粗了,一点少女心都没有。;r /

   ;r /

   纳兰嫣然能喜欢就怪了。;r /

   ;r /

   苏昊倒是觉得有意思,这俩黑科技道具最终被他给收走了,准备用来坑傻子。;r /

   ;r /

   “青山弟弟,坐好了,不要乱动,要是掉下去的话,你会被摔成肉饼的。”涂山苏苏说道。;r /

   ;r /

   “苏苏,我会坐好的。”滕青山说道。;r /

   ;r /

   “不要叫我苏苏,要叫我苏苏姐。”涂山苏苏微眯着眼睛说道。;r /

   ;r /

   让我叫这个傻丫头姐姐?;r /

   ;r /

   抱歉。;r /

   ;r /

   我实在是张不开口。;r /

   ;r /

   滕青山最后选择了沉默是金。;r /

   ;r /

   “青山弟弟,你太没礼貌了,记得要叫我苏苏姐哦。”涂山苏苏说完这话,就跟韩嘤嘤聊天去了。;r /

   ;r /

   韩嘤嘤也很无奈啊。;r /

   ;r /

   我实在是太难了,既要照顾苏苏姐,还要照顾青山弟弟,有谁比我更难的吗?;r /

   ;r /

   滕青山更加的无奈。;r /

   ;r /

   我实在是太难了,既要应付傻乎乎的苏苏姐,还要应付名字很怪的韩嘤嘤,有谁比我更难的吗?;r /

   ;r /

   而就在这个时候,魂星孟回来了。;r /

   ;r /

   “群主,我回来了。”;r /

   ;r /

   魂星孟一回来,就坐在了苏昊的旁边,微笑着向他打了声招呼。;r /

   ;r /

   “你干什么去了?”;r /

   ;r /

   苏昊分了一丝精神放在魂星孟的身上“要不是在群里通过了你的穿越审核,我还以为你没有来呢?”;r /

   ;r /

   魂星孟微笑着说道“群主,真是抱歉了,我刚来到云岚宗,就遇到了小弟的小弟,没忍住跟他叙了叙旧,一时忘记了时间,所以才拖到了现在回来。”;r /

   ;r /

   苏昊撇了撇嘴,说道“我看你不止是跟小弟的小弟叙旧,还跑回老家去看了看吧?”;r /

   ;r /

   “群主说的对,我是回老家看了看,也只是看了看,我什么都不说,也什么都没做,果然是不同的世界,我那个世界存在的,这个世界并不存在。”魂星孟嘘嘘道。;r /

   ;r /

   “好了,不说别的了,我们来看纳兰嫣然和萧炎的比试吧,纳兰嫣然赢定了,虽然压制了自身的实力,只维持在大斗师级别,但也不是萧炎这个刚突破的大斗师所能应付的。”苏昊淡淡地说道。;r /

   ;r /

   “群主说的对,纳兰嫣然实力变强了这么多,看来我给她的老爷爷很有用呀。”魂星孟说道。;r /

   ;r /

   “纳兰嫣然是得感谢你了。”苏昊说道。;r /

   ;r /

   “不用谢,这都是小意思啦,一个我用不到的东西,却帮到了其他人,这也算是互助了。”魂星孟摆摆手,淡然地说道。&

   amp;;r /

   ;r /

   ;r /

   ;r /

   ;r /